只是突然的

想不自量力的當上天使

像是救贖所有人般...

但又像太看的起自己了

唱著歌

想著某些人

我的臉部肌肉不自覺得

製造出來一抹微笑

我說「沒事,只是走的太久飛的太急有點累而已」

所以想要休息一下

聽著梁靜茹唱的彩虹

總會有那一絲絲的渴望回到從前

卻又可笑的被理智反駁

「沒事的,只是走的太久飛的太急有點累而已」

「等我一下吧!等我休息好就會在像以前一樣了」

但眼眶裡的熾熱...

還需要些時間冷靜。





當不上的天使

因為我總是這樣的嫉妒

這樣的埋怨

這樣的自以為是

這樣的

一廂情願。

u54543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